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返回列表 查看:1994 | 回復:3 發帖

三度被膏

本帖最後由 沙沙 於 2014-5-25 07:34 編輯

撒母耳记下第1~4章

大卫追击亚玛力人,凯旋归来,回到饱经蹂躏的洗革拉。两天过去了,他似乎正等候着一些讯号,来决定他前面的行止。下一步该作什么呢?重建这被焚的小城?或者神另有别的计划?他决心等待。他不能忘记几天前所离开的战场,非利士人和以色列人之间如火如荼的战役是否结束了?孰胜孰败?他登基作王的日子是否即在眼前?扫罗和约拿单等人的消息如何?显然不久之后,他心中盘旋不散的这些问题之答案,即可见分晓。

  第三天,有一个少年人上气不接下气地跑来;他的衣服撕裂,头蒙灰尘。他直奔大卫,在他脚前伏地叩拜。他所带来的消息,每一个字都敲击着大卫的心:以色列人兵败如山倒,许多人战死沙场;扫罗和约拿单也阵亡了。就在那一刻,大卫知道长久以来他头上那片阴霾昏晤的乌云消散了,他多年的期望即将实现;但他丝毫没有想到他自己,或他生命中这一奇妙的转捩点。他坦荡高贵的灵魂,为了扫罗,约拿单,神的子民,和以色列家,而泪如泉涌,深以为恸,因为他们都倒在刀下了。

—、大卫对于扫罗死讯的态度。

  毫无疑问,扫罗已经死了。他的王权象征——冠冕和镯子,此刻都在大卫手中。那亚玛力人声明,扫罗自己要求人,了结他的性命。那人说,「他说,请你来将我杀死,因为痛苦抓住我,我的生命尚存。我准知他仆倒必不能活,就去将他杀死。」大卫听了目瞪口呆,惊骇不已,直到晚上,他才起来,表达他对扫罗的哀悼之意。

  他教训那个亚玛力人。来报噩耗的少年人即刻遭到逮捕,因为他自称手刃了耶和华的受膏者。到了黄昏时分,他再度被带到大卫面前。大卫似乎对他的说词颇为怀疑,事后也证明那人的故事纯属虚构;但他还是必须为他自己承认的罪行受到惩罚。

  大卫即使在割裂扫罗王的衣袍时,都心感愧疚,因他对于耶和华的受膏者存着无比的敬畏;此刻他也以战兢的语气询问那少年人,「你伸手杀害耶和华的受膏者,怎么不畏惧呢?」于是他命令手下的一个少年人,将那人带出去杀了。

  然后他用弓歌一抒心中哀愁。这歌最初是教导给犹大人的儿女咏唱,后来写成文字,传诸后世,成了丧礼中典型的挽歌。「扫罗的哀歌」是许多国家的丧曲中所熟悉的调子。这首歌最早被称为弓歌,主要是指诗中提到的武器。

  以色列战败的消息,对非利士人的女子是一大佳音;他们高歌欢迎凯旋的战士;基利波山必永远受咒诅,因为英雄从前显赫一时的时候所用的盾牌弓箭,都在那山上被污蒙尘。然后,诗人突然忆起他和死去之人深厚的关系。他忘记了他在扫罗手中备尝的艰辛痛苦;他只想到年轻时那一段美好和谐的时光。他的英气和宽厚之爱,使他单单念及他的王在最后几年因任意妄行而堕入深渊之前,曾是何等的勇敢,俊美,高贵。「可爱可悦」(中文圣经作「相爱相悦」),这是大卫题的墓志铭。

  他有一小段特别提到约拿单。和扫罗一样,约拿单是大能的勇士。他岂不是曾空手双拳,与敌厮杀,并且大获全胜?但他既勇猛,又温柔。他和大卫情同手足;有关他的回忆,一点一滴都甜美无比,正如袅绕的丝竹乐声,又如春风送来的芬芳气息。他的爱如此温柔细致,甚过儿女之情:

  你向我发的爱情奇妙非常,
  过于妇女的爱情。

  他甚至打爱人,前去向基列雅比人致谢及祝福。非利士人对待扫罗家族的尸体残酷而无人道,幸亏忠诚的基列雅比人起来,将尸首掩埋安葬。他们未曾忘记扫罗初登基时,第一次行动就是拯救他们免于刀剑之害。他们选派代表,从伯珊城墙上取下扫罗和他三个儿子的尸体,带回他们的城里火葬,把骨灰埋在雅比的垂丝柳树下。

  大卫一闻此事,立刻差人往基列雅比,感谢他们对扫罗一家的忠心,并且应许要回报他们的善行义举。

  这一切都表露了大卫慷慨恢宏的气度。他毫不顾念个人的利益。他已经学会了不求自己益处,而彼此相顾的秘诀。那就是忘却自己的秘诀。活在别人的生命里,特别是活在基督的益处里,你就能脱离「己」的强横辖制。

TOP

二、大卫对于王国的尊敬态度。

  他在这紧要关头的举止极为美丽可敬,证明他的灵魂是如何完全以神为重心。他又转回到仰里神的位置上,将他一切的盼望集中在神身上。赐他国度的是神,因此他不敢稍离神的指示,而妄自跨出脚步,迈向王座一步。

  这是极为难得的,因为局势所迫,他必须立即采取行动。以色列已被非利士人占领;很可能接下去五年,北方众支派群龙无首,形成无政府状态。要他勒住狂热的爱国心,而不及时登高一呼,聚集以色列残众,重整江河,实在是难上加难。他也知道,他是神所立定的王;他此时挺身出来,迈向虚悬的宝座,将权杖握在右手中,原是自然不过的事。可能也无人会对他的这个决定提出异议。押尼珥可能因此闻风丧胆,放弃他想在玛哈念立伊施波设为王的念头。从人来看,大卫有太多的理由出来,自立为王。但是大卫向神询问意见。他不根据自己的眼光下判断,他转而向神求问,「我上犹大的一个城去可以么?」神指示他上希伯仑去。他遵命而行,不是耀武扬威地以君主或领袖的身分前往,而是默默地带着跟随他的人去,住在希伯仑四周的城邑中。直等到犹大人来,他们一致同意膏大卫为王。因此,大卫第二次受到膏抹。

  第一次他是在父亲家里,受到撒母耳所膏;如今他被膏是作他百姓的君王。就好像我们伟大的典范主耶稣一样,他第一次在约但河边被膏,然后当他升上高天,代表他的百姓到父神面前的时候,他再度被膏,在锡安山作王。

  我们必须强调,这里面包含一个重要的功课:每当我们来到生命中的关键时刻,特别是面临新的、更广阔的服事工场时,我们应该寻求更新的恩膏再度浇灌我们,使我们足以胜任新的挑战。我们的生命中,机会是越来越宽广,因此我们需要不断地得到新的恩膏。仅是频频回顾已经接受的恩膏是不对的;我们必须被新鲜的油所膏。临上大学,或跨出学校初入社会,或站在礼坛前成为人妻,或弯身探看第一个初生的孩子,或初度向公众讲道一一每一个新的步伐跨出之前,都应该先等候神,重新得力,使我们的灵再一次被他的大能所浇灌。



三、大卫在希伯仑作王的特色一一大卫在希伯仑作犹大家的王,有七年六个月之久。

  他正值一生的盛年,三十出头,他似乎正安享着家庭生活的平静快乐。夹在记录着大卫家和扫罗家的长年战争之两段文字中间的,是有关他妻子的记录和他儿女的名字(撒下三2一5)。

  在这些年间,他一直保持着同样安静等候的灵,这已成了他的习惯,不容易被外界破坏。这点使我们想起主耶稣,他坐在天父旁边,直到他的仇敌成了他的脚凳。大卫也一样,在希伯仑城,坐在犹大家的王座上,等候神一一对付各样困难,除去一切拦阻,为他所应许的至高王座开辟一条坦途。大卫这种安静等候的态度仅有一次例外,就是他要求米甲重归他的怀抱。或许让米甲仍留在他的丈夫身边才是明智之举,因为他的丈夫是如此深爱着他。但是大卫可能觉得有权争回这桩皇室婚姻,和他作为国王驸马的身分。

  除此之外,他几乎一直保持着隐退的姿态,所有战斗都交由约押处理。最后押尼珥终于提议将以色列的王权转移给大卫。押尼珥多年来一直以抵挡神而着称,现在他终于告诉他所一手扶植的傀儡国王伊施波设,耶和华曾向大卫起誓,要废去扫罗的位,使大卫治理以色列和犹大,从但直到别是巴。这中间的协调工作完全由押尼珥一人主其事,大卫始终置身事外。押尼珥先与以色列的长老会谈,又去向便雅悯人游说,最后他前往希伯仑,将以色列人和便雅悯全家一切所喜悦的事,说给大卫听。他应许大卫,他将去招聚以色列众人来见大卫,尊其为主为王。他又说大卫可以照着心愿预备作王(三17一21)。

TOP

  在整个过程里,大卫只是默默接受押尼珥的建议。他只在两个场合里表露强烈的感情,一次是为了澄清他与可鄙的罪行无关,一次是为了显示他对那些作恶之人的憎厌。

  押尼珥遇刺之后,大卫一路跟在棺后,并在墓旁放声大哭。这种举止是可贵可佩的。他忘记了这人曾长期与他为敌,他只记得这是一个王子,一个伟人;他甚至在墓旁作挽歌致哀,正如他替扫罗作哀歌。难怪众人都为之瞩目,他们喜悦他所作的,他们喜悦王一切的举止。

  接下去是傀儡上伊施波设的被弑。他位于约但河东岸玛哈念的士朝始终摇摇欲坠,他从未实际掌过王权;他一切的权力都系于押尼珥之手,一旦押尼珥身亡,整个工朝立刻分崩瓦解,而这位不幸的君王也丧生在叛逆者的刀下。

  他们将伊施波设的首级拿到希伯仑见大卫王,大卫指着救他性命脱离一切苦难的耶和华起誓说,他必讨这流人血的罪。从前来报扫罗死讯的亚玛力人所得的赏赐是一死,更何况这些将义人杀在他床上的恶人呢?

  然后以色列众支派来到希伯仑,拥立他作整个国家的王。他们想起大卫原是他们的骨肉;记起他以前的服事,甚至在扫罗作王的时候,大卫如何率领他们出生入死,东征西讨;他们又忆起神的应许,说大卫要牧养以色列,作以色列的君。于是大卫与他们立约,成为他们正式的君王,他并且第三度被膏,登基统辖全百姓一一一正如那位人子,有一天要作王统治全地的民,无人能与他匹敌。

  至此,我们不得不唱出诗篇第十八篇,因为它真切地触及了人心中虔敬的感恩和赞美。他配得各样的珍贵美名,没有任何事物能描述他拯救他仆人的崇高恩典。我们可以听见隆隆雷声,看见冰雹火炭;然而整篇诗里洋溢着神对待他儿女的温柔和慈爱:

  你把你的救恩给我作盾牌;
  你的右手扶持我,
  你的温和使我为大。

TOP

返回列表

站長推薦 關閉


第六课其他圣职服事恩赐

(二):给予、治理、怜悯、帮助 介绍   前一课我们学了罗马书第12章所提的叁项服事恩赐,在研读本课的过程中,我们会逐渐明白基督身体中每一肢体将如何 ...


查看